当前位置:主页 > 雷锋高手一坛雷锋论坛 >

文章标题:《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阅读注解

发布时间: 2019-11-07

  昨夜仔细阅读这篇文章,对历史时间节点的把握确实准确,对事件的看法前半段整体偏客观,但毕竟是汽车圈外不懂车的编辑所写,所以有些地方的描述不是很准确或有所缺失,甚至有些地方的观点是在缺乏更多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得出的,因此作为特别了解来龙去脉的我,有必要写一篇注解帮助大家更准确、更全面的阅读该文章。以下内容为删除部分图片的复制原文,红色部分为本人的阅读注解:

  王多鱼要在一个月内,花光10个亿。本来他以为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后来他发现,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想倾家荡产都难。

  1996年,他在北京成立了南极科技,在美国租服务器,在国内帮人注册域名,一个月收入几十万。

  那年,25岁的马化腾还是一个软件工程师;那年,27岁的雷军刚当上北京金山软件公司总经理;那年,和李斌同岁的刘强东还在快递公司当物流主管。

  而他一手创办的易车网,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股价最高时一度接近100美元。

  当那篇《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文章在朋友圈疯狂转发时,鲜有人知道,摩拜背后的男人,是他——

  除了摩拜,他的投资领域遍布整个出行行业的上中下游,有人甚至称他为“出行教父”。

  为了它,李斌突然变得异常高调,一改深沉隐忍的个人风格,多次“大放厥词”;

  为了它,李斌被人骂“贾跃亭第二”“骗子”,昔日那个高瞻远瞩的“出行教父”已经无人再提;

  笔者并没有分清楚李斌个人行为和易车公司行为。李斌本人对摩拜的贡献是巨大的,甚至有人说胡玮炜就是命好,被人扔了一个捡钱的项目。如果非要这么说,那扔钱的人还真是李斌。但上图中各种投资其实源自于易车或易鑫资本等对外投资部,是公司的正常对外投资行为。从早年间你们可能都没听说过《轰》这样的汽车杂志,到后来一些网站,再到行业周边,投资项目无数,而投资项目也是成功率较低,一旦买过来或者投资一段时间没做好,立刻就撤,及时止损。李斌被誉为“出行教父”其实是个别媒体当年写文章拍马屁的行为,而实际从商业角度来讲并不是很成功,包括李斌本人也认为这些行为都不成功或者不太成功,所以李斌才想做些能功成名就的大事情——创立蔚来。

  ①本人当年易车就职的经历、曾有权拿到过的易车投资部表格(文章不可引用);②曾任《轰》杂志外聘摄影师;③李斌本人与刘越的私人对话对这段故事的复盘。

  今天,蔚来的CFO谢东萤宣布离职,工行“融e借”贷款余额外界猜测或与融资停滞、资金链出现问题有关。

  根据李斌本人描述,中国忌讳使用辞退和裁员等字眼,这些是西方词汇,因此会用荣休或优化等词语替代,但实际是一个意思。这次发布的消息是谢东萤因个人原因离职,可见应该是本人提出的辞职需求,并非被离职。目前并非外界猜测,而是亦庄国投和蔚来高层方面有人私下明确表示合作谈崩了,具体原因不能说,但是北京肯定是不会要蔚来了。此事无法现在证实,预计在2020年2-3月份可水落石出,敬请届时关注官方相关报道。

  在亦庄国投问题上,蔚来资金链出现问题主要是李斌本以为有了100亿的投资,蔚来可以成立蔚来中国实体,第二代平台可以研发,公司具有了续命的钱,在亦庄国投的支持下,会有利于其它资本的进入,输血不再是问题,甚至可以拆分业务再上市。有了亦庄的支持,李斌在此期间不再拉投资,安心的把精力转向了其它方面。而当亦庄停止(停滞)项目后,李斌瞬间醒悟已经错过了融资和找钱的时间节点,本来就缺钱的蔚来更没钱了。

  据李斌本人私下对我透露:今天不比去年今日,真的经不起你们(媒体)再出什么新闻折腾了。蔚来状况比你想象的要糟糕许多,公司每天运营成本上千万,截止到第二季度最后一天,手头现金真的只够按天算了,说不好哪天就突然死掉了……

  ①亦庄国投相关人员私下聊天提到的目前可公开的信息点;②刘越与李斌私下会面的对线

  进了北大的李斌,再也没有浪费自己一秒时间。他一周参加17门考试,大学4年,拿了三个学位。

  因为尽管当时的汽车还没有走入中国的家庭,但李斌觉得它会成为未来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

  越来越多的汽车产品让中国人挑花了眼。按照常理来说,李斌的易车网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李斌一直自诩是大别山里放牛娃出身,走到今年不容易。时代造就了李斌,但之所以造就的是李斌而不是别人,还是因为李斌过人的才华和拼搏的精神。从贫寒到富一代的成功故事,也是李斌特别值得尊敬和学习的闪光点。李斌很成功,但也很失败,我们接着往下看。

  因为也是在那一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了。纳斯达克指数狂跌78%,只有不到一半的网络公司活到了2004年。

  2003年,门户网站开始起死回生。为了避免和门户网站竞争,李斌甚至都不敢把易车做成资讯类的网站。

  2010年,易车在成立10年后正式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同时,它也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

  媒体谈起易车的9年前,谈起他欠的那400万。本以为李斌会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但他只是淡淡的来了句,“三年前我们定下目标上市,今年不过是履行个承诺”。

  李斌成立易车赔钱这些事情都是真的,笔者的确做了大量的历史调研。李斌之所以能在投资圈立足,跟这件事有不小的关系。补充一下细节:李斌本来是要做一个用户至上的C端媒体,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没做起来,还欠了一屁股债,于是李斌做了两个决定。第一是易车向B端转型,也就是通过拿汽车厂家和经销商的钱来养活公司赚钱,不再指望做C端口碑。我们也不妨说难听点,就是以软文和广告为主的一个盈利平台,且目前为止依旧是这样的平台;第二是李斌为了还债,靠易车的转型是不够的,于是当时成立了易鑫资本和新意互动广告公司,代理了马自达等一些汽车厂家的公关广告业务。可以说是当年的马自达救活了易车,马自达至今办公区还跟新意互动在一个楼,并且新意互动还代理着这马自达的业务。而易车网当年那个破旧的老楼(新世纪饭店写字楼),李斌不仅坚持不搬家,还几乎租下了整栋楼(楼下富丽宫会所除外)。他说那是他起家的地方,算过命,也舍不得,坚决不搬家去东边的CBD。

  新意互动和易鑫资本的兴盛救活了易车,也救活了李斌,更有了后来易车的上市等一系列作为。也是这一切才让公众看到了一个成功人士——李斌。

  然而当李斌财务自由、被封为成功人士后,李斌对自己的追求还是不满足。在李斌眼里,那些都是小生意,自己应该成为马云、刘强东那种更高层级的顶级人士。于是在第三次收购汽车之家失败后(此处下面会讲到),他结合时代命脉思考创业。多年的汽车圈工作让他看到了汽车厂家很多做法是他认为不贴合时代的,建议过几个厂家也都没有办法改变它们根深蒂固的模式,因此想不如自己制造一个汽车品牌,把自己对一个汽车厂家的理解都运用进去,打败所有的汽车厂家,从而迈向人生巅峰。

  其实用李斌的话说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赚钱嘛。是的,蔚来的首要目的是赚钱,只不过这次李斌绑上了个人情怀,个人愿望和全部身家。很多人不理解,资本家就应该用别人的钱来赚钱,不能跟情怀挂钩,生意就是生意。但李斌没有这么做,以前的创业可以是生意,这次的创业对他来说其实是迈向人生的巅峰的唯一机会,成是建国“武皇帝”,败也不失为一代枭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为了达到这个人生理想,ALL IN绝对是背水一战的唯一活路。

  笔者引用一些文章素材,轻描淡写的提到李斌看看天空就想造车,说的过于随意,实际上其中的原委非常复杂,不能因尊敬和崇拜就把李斌神化。

  ①李斌与刘越私下会面中,李斌本人的口述整理。②刘越曾就职于易车网,了解公司众所周知的很多故事。③部分历史故事有易车高层和前高层的佐证。

  汽车突破对空间的限制,意味着自由和美好,但是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是不是离这个目标有点远了?

  他甚至都没拿一丁点创始人股份,自己手里的股份,全部都是拿钱买的。这是一件值得用生命去做的事,李斌是这么和别人说的。

  凭借李斌在投资圈的人脉、地位,尤其是人品,周胜率榜 老狗比分串关爆红55倍!篮球世界杯完美谢幕!,让李斌拉投资变成了一件易于常人的事情。用历史来比喻李斌,李斌是一个能开邦建国的武皇帝,而不是一个能安邦定国的文皇帝。投资人看中的是武皇帝在建国的过程中,自己的投资回报率,而投资人并不看好李斌创业成功后,公司运转起来的商业模式、李斌的守业能力。简单的说就是李斌的企业泡沫太大,在里面投资风险太高,还不见的有收益。因此投资人在李斌创业时候纷纷YES,一是冲着项目,二是看中李斌当年那种就算赔了钱我自掏腰包赔你的人格魅力。

  然而在蔚来创业的路上,投资人两次绷不住了。第一次是在2018年末蔚来美国敲钟前。当时产品完成度极低,不具备产出正常车企眼里“汽车合格品”能力。但是先逼产品上市,再逼美国敲钟,正是投资人要考虑投资时间与回报率等问题的正确做法。李斌在投资人的“逼迫”下妥协了。敲钟一刻风光无限,但背地里的李斌其实并没有大家照片中看的那么高兴。

  第二次“PUSH”李斌是在2019年三月份,查看股市K线月份是股价最高点,随后跌落。据李斌本人描述,此次正缝原始股东们期权到期,可公开买卖股票,因此拉高股价,给所有投资人一个套现走人的机会。在这次机遇下,所有那些为蔚来站台的大股东都全身而退。李斌实现了对这些投资人的保本承诺。但这些投资人的撤出反而也会让李斌深思,这些资本家只是来通过蔚来创立捞钱或给我李斌个人面子投资的。而蔚来这个项目,他们是不抱希望、不看好,不愿意跟着投资放长线走下去的。这一点让李斌也很失落。李斌说,我都不知道现在大家投资多少,谁走了,谁进来了,我不关心……这句话说完,我读出了他内心的无奈,但事到如今,也回天无力。

  2000年,时任奥迪公司生产部技术经理的万钢,向国务院上书,提出了开发洁净能源汽车的建议。

  此处承接上一段,单独讲一下李想和李斌以及易车和汽车之家的关系。李想和李斌在造车上互相持股,互为投资人和汇报人的关系,后因为造车理念不同分道扬镳。但易车和之家的故事却不为人所知。

  李斌曾经三次想合并易车和之家,也就是收购汽车之家。前两次都因为别人的劝阻和一些原因没能实现。而第三次则是在之家上市后,李斌与澳洲电信就价格达成共识,收购澳洲电信和其它大股东份额,从而完成私有化收购。但李斌本人并不敢自己出面收购。纵观李斌的投资圈能力,细心你会发现腾讯百度等人脉很硬,但阿里系的却从未涉及。没错,正是担心李斌出手或者腾讯代为出手拿下汽车之家,会遭到阿里系的竞争打击,让阿里系高价把之家买到手,因此李斌决定找个中间商,也就是平安来做代理出面收购。让李斌万万没想到且万分后悔的是,平安拿下了之家后,凭借自己雄厚的财力和对市场的判断,决定自己留着之家,不给李斌了。李斌说要是早知道中间人这样,还不如让腾讯出面去收购,因为回过头来看,阿里系那个时候也没什么抢购、进军汽车界的计划。换句话说,如果易车收购之家成功,那就不会有蔚来汽车的创业了。毕竟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错过的当年的时间节点,就算李斌又想造车了,也错过了时机,不再可能入圈。

  以上其实还是李斌本人对易车发展的不满以及自己的雄心过大,才有了一步步对与错的故事发生。虽然历史不可假设,但却可证明或许李斌并没有很多人认为的那么神。

  新能源汽车的电机、电控和电池,与油车完全不一样,这也就意味着,在新能源这一行业,我们和国外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在它的车型介绍里,屡屡出现“银黑相间的配色掩盖了用料廉价的不足”“知豆竟然还配备了多功能导航以及冷暖空调系统”等字眼。

  每卖出一辆车,知豆可以拿到的国家补贴,平均为6万元。截止2017年底,知豆共卖出10万辆车,也就是说,光补贴,它就可以拿到60亿。

  的操作中,骗取着新能源汽车的专项补贴。而这,只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常规操作”。

  2017年7月5日,贾跃亭去美国开FF的例会,自此,“下周回国”,成了一个传说。

  李斌除了对我说做蔚来绝非为了骗补,还说:补贴这东西早晚要退坡的,退坡后,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我早就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我更关注的是新能源车购置税这部分的差异,这是个大头……

  说实话,李斌表达了半天,我对他后面的解释完全不理解、不认同。但是我认同的是李斌的为人,他的做事原则,肯定是不会玩骗保的,资本家的雄心大志怎么能让一个小小的补贴耽误了。李斌的眼界要是这么窄,也不会被被很多人所尊敬。

  另外关于国家政策这一点,李斌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说蔚来不好就是跟国家政策作对(吓唬我)。(我反驳)实际上蔚来是中国品牌,但是中国品牌不等于蔚来,逻辑关系就是错的,很多人现在没办法辩驳蔚来的各种实际存在的问题,就只好用鬼辩学的思维,把问题升华,把一切说蔚来不好的先定义为黑,然后再定义为跟政策作对,不爱国,不支持国产等行为。

  建议大家注意区分鬼辩理论与辩论理论的区别,该原文后半段多用“移花接木”、“转移话题”、“因果矛盾”、“法不责众”等诡辩技巧

  电动超跑在伦敦首发时,很多人说它只是一辆中看不中用的“玩具车“。当蔚来EP9在最魔鬼的纽北赛道,以6:45.900的成绩

  笔者从这段开始的内容,不知是不了解情况,还是避重就轻,甚至有“洗地”嫌疑。但是这段的注解最好写。蔚来饱受争议点无数,我随便说几个供笔者和读者回忆一下:1.汽油车能去的地方我们蔚来都能去。能去的方式是最笨的板车加奶妈的方式;2.加电比加油方便。后自己知道吹过了,改为加电比加油方便是我们一个愿景;3.蔚来BUG层出不穷,死机频发,无数次威胁到车主和每个道路交通参与者的生命财产安全;4.公司没有盈利模式,卖一台,赔N台,现阶段没有资本愿意介入;5.泄露隐私,且是一个价值观驱动的公司,搞“传销”那一套;6.续航里程太短。7.吹过的牛实现的少,比如2020年建造1100座换电站,84千瓦时电池6月上市等;9.设计缺陷导致多起自燃;10.其它

  我真的只能用其它两个字概况全部。笔者能够把文章按时间线写的这么清晰,一定阅读了大量的资料,甚至王铜根的每篇文章应该也都拜读过。但是在这段描述中严重与前文文风不符,值得怀疑。建议大家阅读此段时参考蔚来过往的微博大事件。

  更有意思的是,看上图头像大家可知,对话人正是蔚来的沈电工啊,此人不受蔚来控制发言,在微博以胡说著称,被网友骂的体无完肤。甚至刘越在跟蔚来谈判的时候还特别指出能不能不再让这类人在网上吹牛惹事,蔚来也同意我的观点,并且明确把这一点写入了那个最后没谈拢的合约中。

  而最近蔚来最大的热点除了公司快不行了,就是蔚来泄露用户隐私这些事,笔者一概不提,转而替李斌卖惨,这点正与李斌见我和见有些人时的态度不谋而合。下面会说到这一点。

  美股规定,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平均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不足1美元,就会被发退市警告;如果在90天内这一情况没有改善,那就会被摘牌退市。

  作者没有阐述为什么只有车主挺蔚来,而蔚来车主与全世界为敌。是全世界错了,还是蔚来错了?在此段落有偏袒蔚来嫌疑,建议读者参考蔚来历史大事件来阅读此段。

  作者也再次把蔚来和民族工业挂钩,但汽车是由上万个零件组成的产品,与手机等产品完全不一样,与其说它是中国制造,不如说是中国品牌,全球供应商制造。核心技术有多少?哪些是真的比汽油车有优势的地方,哪些是在给蔚来自己脸上贴金?

  这话在我与李斌的面谈时,我就反问过。不要把电动车的好,说成是蔚来独有的好,不要把蔚来独有的问题,说成电动车的通病。更不要把电气化的优势、混动车也有的优势,说成蔚来自己的优势。李想那车都比蔚来产品力强的多的多。

  李斌在我的一连串反问后沉思的几秒钟说:恩,你说的对,但是他们(李想和其它混动车)把简单的东西做的太复杂了,我认为还是纯电是唯一出路……

  至于车主,本注解此次不去讨论,简单概括,你花50万买个古玩,被专家们评测是个垃圾,你什么心态,打死也不承认啊,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久而久之,还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基于此,所有的车主行为就都理解的通了。

  图:劳斯莱斯售价10万的雨伞,你猜它的功能和普通雨伞有什么区别?答案是:没有。

  如果你对汽车稍有了解就会知道,2018年我国GDP为900309亿,汽车制造业营业收入83372亿元 ,大约占 9.26%;

  劳斯莱斯的伞没有那么贵,保时捷的皮套也相对便宜,2万的PD产品的不是没有,但也不多。笔者请分清品牌附加值和产品价值。

  品牌的价值是产品力优异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增加了品牌的厚重感。并不是说生产了一台售价高的车,自己就是豪华品牌的。这就是汽车商品与汽车文化的区别。支持中国造好车,造高端,但是前提是中国车的产品力要先跟得上国际水平,能与之抗衡,然后才是附加值层面。在这一点上,长安、吉利都在一步一步的努力。红旗也绝对是下一代的新星,但蔚来的命运和玩法,值得用时间去验证。

  三智是智能网关、智能座舱和自动辅助驾驶系统。三电则是电池、电驱和电控技术。光是“三电”,就占到了纯电动汽车成本的一半。

  首先车主车祸没死的行为与汽车挂钩,但是不能得出买别的车出这个事故就会死的结论,能够达到蔚来车辆强度的车非常多,但是反问,如果是别的车,还会被教唆可以撒手用NP驾驶吗?还会没事就在马路上一脚油门到底的炫耀动力吗?还会过分相信驾驶辅助给你最后的刹车吗?万事有因果,逻辑推理不成立。最大的错误结论就是:不开蔚来估计人都没了。我只能说你们太不了解车了。

  因果不对等的逻辑关系还存在于笔者这段文字的描述与需要佐证的内容不搭。笔者一再避开了当今蔚来所有的问题,只用一个安全性问题来举例,是因为不是汽车圈人不懂产品呢,还是有意为之呢?这里不禁我再次发问什么叫鬼辩学。

  很多人都在对比蔚来与特斯拉。包括李斌本人也在对比。甚至李斌在电话会议中用NON GAAP来介绍自己的亏损,然后用GAAP数据说特斯拉,这种偷换感念的行为不值得笔者举例说明斌哥已经尽其所能在舆论下企图力挽狂澜,却无力回天吗?不是更能衬托出李斌的惨吗?

  如果李斌也能像对我和一些其他人一样,拿出一下午不低于5个小时的时间,一对一的跟笔者聊聊天,探讨些问题,我相信这篇文章会写出更多、更深的东西。

  9月13日,易车网发布公告,已经在和腾讯商讨私有化交易。而李斌,大概能从这笔交易中套现1.24亿美元。

  根据李斌本人的描述,蔚来很可能撑不过今年,李斌目前拿出几乎所有的时间找钱,但是不见得能及时输血。ALL IN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而为此,李斌卖掉了易车。李斌本人名下有约易车13%的股份,但李斌在易车的个人股份其实占易车40%多,因为还有3个人在替他代持股份。根据目前易车的市值计算,李斌应该是卖掉了自己手里的股份,再卖掉一部分代持的股份,获得2亿美元的现金,然后以个人的名义入资蔚来,为蔚来目前的“残喘“提供一些帮助。但是一个国内顶级的投资人,都已经要“可怜”的用自己的钱来给公司续命,可见蔚来的未来真的是没有投资人再接盘了。因此这也佐证了刚才我提到的李斌跟刘越说的一句话:蔚来现在的实际情况比外界传言的还要惨得多。

  之所以要写这篇注解,首先是因为被笔者的用工所打动。时间线这么长,挖李斌的历史这么深,让我这种知道很多,却从没对外说过这些话的人找到了共鸣,因此引发了补充欲望。而纵观全文,笔者不是汽车圈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与李斌一对一单独沟通一下午这样的机会。即便有机会,也大多属于采访类,不会掏心窝的说话,因此很多细节无法说透十分理解。

  笔者说没拿蔚来的钱,本着“性本善“的原则我相信这点。但是根据行文内容和后半段的话术来看,我想到了蔚来谈判时对刘越本人的公关策略:蔚来不给刘越钱,想通过公关公司通过其他品牌输出一些利益,从而达到招安的目的。就算给钱,也不是蔚来给的钱。而且蔚来现阶段真的是没什么钱,只能委托公关公司继续对一些人执行刘越这种策略来合作了。(此方式已被刘越拒绝,但不确定是否还在对一些媒体生效)

  这篇文章引起我的注意还有一个原因。李斌本人最近开始在我和一些人面前卖惨,对自己的过往和蔚来的现状和盘托出,希望通过打感情牌的方式在舆论上求放过。比如斌哥在与我长达5小时的私人会面中,前两个小时都是在讲述文章中李斌本人的这些过往。只不过我作为易车老员工,专业过硬的车评人,逻辑语言能力较为清晰的主持人,会在与李斌的沟通中反述一些内容,让话题聊的更深入,甚至不乏观点博弈。而看到这篇文章则是让我回忆起我与李斌那次见面的所有内容。

  我尊重、尊敬李斌,这点蔚来高层和李斌本人都知道。李斌目前的惨我也认,并且我比很多蔚来的员工更知道他惨的程度。但是个人魅力是个人魅力,公司是商业行为。杨修曾说过,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如今蔚来已经走到此般地步,当弃则弃。凭借李斌的颜面,再做一个别的创业项目的“武皇帝”,一定还会拉来巨额投资的。

  斌哥,这几年的风风雨雨让我看好你,但是我真的不看好蔚来!你的确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不再是当年易车见到的你,但你的执拗与不听人言的倔强是蔚来走到今天的主因之一。今天一位造车新势力的高层转发这篇文章后,跟我说了一句:曾经创业成功的人,在未知领域,更愿意相信自己!


关键词7| 香港挂牌|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正挂| 三五图库大全五| 千金小姐ab精版图 更新| 4388论坛| 六喝彩白小姐开奖资料|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直播| 潮京老牌|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记录|